纪检监察网

| 学校首页

唐朝宰相元载收受胡椒八百斛

    原文:

    前辈谓:“仕宦而至将相,为人情之所荣,是不知荣也者,辱之基也。惟善自修者,则能保其荣;不善自修者,适足速其辱。”

所谓善自修者何?廉以律身,忠以事上,正以处事,恭慎以率百僚,如是则令名随焉,舆论归焉,鬼神福焉,虽欲辞其荣,不可得也。所谓不善自修者何?徇私忘公,贪无纪极,不戒覆车,靡思报国,如是则恶名随焉,众毁归焉,鬼神祸焉,虽欲避其辱,亦不可得也。

身为宰相,何善不可行,何功不可立,顾乃为区区之利蛊惑而妄行,岂不深可惜哉!且自古居相位者,未闻死于冻饿,而死于财、于酒、于色、于逸乐者,无代无之。昔诸葛孔明为丞相二十年,无尺寸之增于家,未尝忧其贫,竟以劳于王事而卒,至今其名之荣尝若世享万锺而不绝者。

    唐元载为相,惟利是嗜,及其败也,籍没其家胡椒八百斛。其名之秽,常若蒙不洁而播臭无穷者。呜呼!夫人以百年之身,天假以年不过八十、九十,姑以八十为率,计其得志不过三四十年而已,岂有三四十年之间能食胡椒八百斛之理。古人谓利令人智昏,兹明验矣。呜呼!凡为相者,能以诸葛孔明为法,唐之元载为戒,虽台鼎终身,又何悔吝之有!

     

警示:

元载家本寒微,当初能有一碗面吃,就谢天谢地了,后来成为相国,志气骄溢,每众中大言,自谓有文武才略,古今莫及,弄权舞智,政以贿成,僭侈无度。而获得绝对权力之后,连皇上都奈何不了他,自然肆无忌惮、无恶不作了。

许多人觉得元载糊涂,积攒这六十吨胡椒,有什么用?他不是不知道吃不了,也不是不知道卖不了,但对他而言,需要的只是占有,无穷无尽地占有。绝对的权力便滋生出绝对的占有,这六十吨胡椒,他占有着,他就充实;因为充实,他就满足;因为满足,他就享受,这就是他的人生最高境界,也是古今中外所有贪官至死不肯收手的动力。

    (注:唐朝1=1=79320克,800斛=800石=63456000=63.45吨,800斛胡椒够当时长安百万市民敞开吃用一辈子) 

来源:《各界杂志》2020年第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