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检监察网

| 学校首页

俯首甘为孺子牛

        农历辛丑年春节将至,牛年即将到来。

  在中国人心中,牛是一种勤劳而温顺的动物。在中国数千年的农耕文化中,牛与大地谱写着耕耘的诗篇,寄托着人们深厚的情感。

  牛在新石器时代就被人类驯化,距今至少有7000多年的历史。在中国的十二生肖之中,牛排名第二,这一排位也被演绎出很多有趣的故事。其中比较为人熟知的是这样一个典故:天地未开之时,混沌一片,鼠于夜半之际出来活动,将天地间的混沌状态咬出缝隙,“鼠咬天开”,所以子时属鼠。天开之后,接着要辟地,“地辟于丑”,牛耕田,是辟地之物,所以丑属牛。

  自古以来,牛以农耕为主。在南方,牛下水田;北方,牛犁土地。《周易》中称牛为“坤卦”的象征物,代表生养万物的大地,具有极高的象征意义。史书记载,每到立春节气,官府都会举行“鞭打春牛”仪式,以示春耕开始,并兆示丰年。春牛是用泥土塑造的,塑造土牛始自周代。农历十二月“出土牛以送寒气”,那时的土牛是寒冷的象征。汉以后,“造土牛以劝农耕”,土牛成了春天的象征,故又称春牛。

  民间的《春牛图》,画上除春牛外,还有芒神,即眉清目秀的放牛郎。芒神光脚,则预示来年雨水大,要防涝;双足穿草鞋,预示来年天旱,要抗旱蓄水;一脚赤足,一脚草鞋,预示不旱不涝,好年景,要辛勤耕作。春牛身长三尺六寸五,象征一年365天;牛尾长一尺二寸,象征一年12个月;四蹄象征四季;柳条象征春天,鞭长二尺四寸,表明一年24个节气。牛肚子里放五谷杂粮,鞭牛之后,人们就将泥牛“瓜分”,撒到自己家地里,争取五谷丰登。

  而牛的功绩并不仅限于耕田辟地,其在交通、食用、艺术甚至军事上都得到广泛运用。如军事上,相传战国齐将田单曾发明“火牛阵”战术,在齐燕交战之时把千余头牛角上缚上兵刃,尾上缚苇灌油点燃,冲向燕军,大败燕军,连克七十余城。交通上,早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,王亥就发明了牛车,在晋代,牛车成为主要的交通工具和运输工具。

  牛在中国文化中是勤奋、获取少、贡献多的象征,而牛也被寄寓吉祥安泰、继往开来的含义。古时《鞭牛歌》说:“一鞭曰风调雨顺,二鞭曰国泰民安,三鞭曰天子万岁春”,就是人们将美好希望寄托于牛的写照。耐疾苦、任劳怨、性宽厚,古人诗词中对牛吟诵颇多,尤以南宋李纲的《病牛》最著名,诗言:“耕犁千亩实千箱,力尽筋疲谁复伤?但愿众生皆得饱,不辞羸病卧残阳。”牛的精神从来都是可嘉的。

  牛,作为数千年来一直陪伴人类的动物之一,被赋予了中华民族的美德。孺子牛、拓荒牛、老黄牛,是家喻户晓的美好形象,是底蕴深厚的文化意象,蕴含着中国人民自强不息、砥砺奋进的精神密码。欣逢牛年,希望牛的精神能继续滋养我们,一如既往脚踏实地、苦干实干、开拓创新,用平凡铸就伟大,耕耘人生之美。(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 张勇)